这五个最牛的千万级粉丝微信公众号,也是靠钱砸出来的?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title缩略图

  拥有一个微信公众账号不是一件难事,而能做出一个百万级粉丝数的大号确实不易。

  今天(5月2日)下午,逐鹿网创始人、虎嗅认证作者阑夕发布微博称:

  “据统计,订户超过千万的微信公号目前有5个,分别是:一条(1300万+),徐沪生的审美向作品;微信路况(1500万+),主要提供交通查询服务;卡娃微卡(1500万+),HTML 5个性化生成工具,朋友圈里各种乡镇风格的Low逼贺卡都出自它;招行信用卡(2000万+)、分众专享(3000万+),都是企业重金砸出来的。”

  对此,微博网友@臭臭新说 认为,“从这五个公众号的成立日期可看出,微信红利期虽然是重要非必然因素,但成立越晚,相应的推广成本就越高。类似‘分众专享’这样,几乎完全是重金暴力推广的结果,在微信封杀现金红包之后,已经难以复制。相较而言,倾向于草根的‘微信路况’与‘卡娃微卡’,几乎是在红利期从零做起。”

  事实上,我们在探讨微信红利之外,更多关注点放在微信公众号的运营技巧之上。

  2015年7月,虎嗅夏季FM创新节(上海站)举办时,曾邀请到“一条”创始人徐沪生分享了《从0到600万粉丝,靠高冷美异军突起的“一条”的下一步?》。徐沪生说,“我当时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们6个人开个小公司,做这样一个视频,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养活自己,大家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看。但我们认为我们得优质内容者得天下。”

  技巧的核心还是在内容,“我们很严格,3分钟视频素材是10小时。我们不是在拍一个艺术电影,是做生活类的报道,我始终对我的摄影师讲,你不是内容意义上的导演,你是一个记者,文字记者加摄影记者,我们干的还是之前干的那个活,只不过现在是在互联网上干。”这是徐沪生对一条内容的生产把控。

  优质内容需要时间、人力、财力的投入保障。而根据阑夕所说,以上5个千万级粉丝的微信公号“都是企业重金砸出来的”不无道理,毕竟现在的微信公众号不在少数。

  据微信官方公开资料显示,截止到2016年2月,微信公众账号已经超过1000万,而其中企业账号达到65万。而企鹅智酷发布的2016版《微信数据化报告》显示,公众号的运营主体中,个人与企业(组织)比例约为1:3,服务行业公众号占比约1/5。运营公众号的投入成本也在加大,如下图:

  

%title插图%num

  来自艾瑞咨询的统计显示,30.6%的大型企业集团表示只开通了公司集团一个账号。而26.4%的企业集团则表示按部门细分开通多个,按业务细分开通多个微信公众号的企业集团占比为30.6%。

  

%title插图%num

  另一个角度,34.3%的大型企业集团期望通过搭建统一运营内容管理平台来提升企业集团微信公众号的运营水平;30.2%的企业集团则认为购买第三方运营工具有利于企业集团提升微信公众号运营水平。

  

%title插图%num

  如果大型企业采用集中式的运营管理方式,统一管理各部门、各分店和微信公众号,虽然方便了企业管理、保障了服务口径风格一致,但是需要运营的成本提高了,内容可能陷入呆板无创新的窘境。

  对于多数没资金投入,又要在内容上有所突破的微信公众号,造谣、传谣或放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则成了成本最低、见效曝光最大的“捷径”,大企业和公众人物就成了这些微信公众号“碰瓷”的对象,所以我们会看到《继肯德基之后,万达起诉一微信公众号,索赔1000万元》类似的一幕,我们也听到了“功夫财经”这类号称估值过亿的微信公众号被封杀。

  走正道,要真金白银的投入,微信正成为一些传统企业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典型的是天虹商城。

  2013年9月上线的天虹微信公众号,在2014年9月成为首批接入微信支付的九家公司之一,到2015年9月对外公布的微信会员数已经超过400万,月均交互会员数超过100万。虎嗅在天虹财报中发现,天虹从2014年开始,每年获得了政府对其“微信项目专项补贴”150万元。

  但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天虹这么好的命,做个微信还有政府补贴。

  写到这,我们已经看到有足够的材料说明企业在微信公众号方面的投入在不断增加,但又没有多少企业公开自己在微信上的投入,你们公司一年花在微信上的 money有多少?有没有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掂量一下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