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了张两千元的理发卡后 悲从中来的他写出阅读数100万的爆文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shape
%title缩略图

  编者按:都说微信红利期已尽,也都说涨粉越来越难,可是,存活于月活超8亿的微信之上,公众号还是常给人惊喜,说是天道酬勤也好,说是运气偶然也罢,总归还是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案例。

  作为一家内容创业服务平台,新榜对于业内大号的关注不少,可是我们也深知,行业生态的繁荣与健康,同样也有赖于无数的中长尾账号。作为自媒体人,如果你有优秀的案例,有独到的推广技巧,有深刻的感受体会,都欢迎与新榜联系,向我们讲你的故事。(zhanwancheng@newrank.cn)

  常说推送时间要“起早贪黑”,因为早上和晚上这两个时间段,都是微信使用的高峰期,要么是在上班路上无所事事,要么就是在睡前放空刷刷朋友圈,可是偏偏就有一个仅4000粉丝“昌记负食”的微信号,在凌晨2点13分推了一篇文章,阅读数却差不多接近100万。

  10月12日零点过后,初秋的北京愈显冬意。朝阳区某出租房内,氤氲的灯光下,连续3个晚上熬夜编写内容的陈昌,在敲完最后的摘要后,确认发送推文。

  “趁深夜,悄悄发。”摘要如是写道。推送时间,凌晨2点13分。 “2和13都代表傻X,这很符合文章的调性。”陈昌后来补充到。但就是这篇文章,截至第二天中午,阅读量88万。

  不追任何热点,不灌一滴鸡汤,甚至文章的推送都选在一个极不利于传播的时间。一篇非典型爆文就这样,趁深夜悄悄地逆运而生。

  ● ● ●

  4000粉丝

  一觉醒来变40000

  《一名非典型985毕业生简史》(以下称《简史》)以自传的方式讲述了一位985名校毕业生,由校园步入社会这一阶段性的经历。文中调侃式的语言看似漫不经心,但内容却诙谐而狠毒,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幽默和荒诞。文章发出7个小时后破10万,截至第三天凌晨,阅读量达93万,通过阅读增长曲线,而“昌记负食”在推文前的粉丝仅仅只有4000人。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2015年3月15日,为了寻找自己丢失的校园卡,陈昌开创公众号“昌记负食”,用来发布《在人大,校园卡挂失48小时以后才能补办》。但未想到48小时过去了,卡没找着,陈昌却突然成了“网红”,这篇独特的“寻物启事”被四处转发,“昌记负食”从0粉丝激增到了4000粉丝。

  

%title插图%num

  ▲《在人大,校园卡挂失48小时以后才能补办》当时的阅读数据及部分内容

  一次偶然的写作,让陈昌被一部分人所关注到。期间他陆陆续续的发些个人随笔,1年时间共计仅有15篇文章,粉丝涨涨跌跌地在4000左右起伏不定。直到《一名非典型985大学生的简史》刷屏朋友圈,一夜时间,粉丝增至4.5万人。

  新榜:为什么会写《简史》这篇文章?

  陈昌:因为我花了两千块办了张理发卡,然后想到自己捉襟见肘的生活费,悲从中来。继而回忆起大学的青葱岁月,写下了这篇文章。

  新榜:有没有想过它会成为爆文?怎么看待爆文?

  陈昌:没有想过它会火,也没有这样的打算。任何一个新媒体从业人员都知道,凌晨2点发文绝对是不利于传播的,而且我也未作任何推广,甚至缺乏细致的排版。突然火了,这个没什么,所谓的热点,所谓的爆款,其实都不过是两三天就会过去的事情。

  新榜:为什么选在凌晨2点13分发文章?

  陈昌:对,这个我要强调一下,是特意选的这个时间,因为我觉得自己的个人经历和写文章的原因,这一切都很2。

  

%title插图%num

  ▲陈昌及室友的毕业照

  新榜:你自己怎么评价这篇文章?

  陈昌:很感谢大家的的喜欢,但这篇文章我自认为是一篇烂尾文,为了它我连续三个晚上加班回来写到凌晨2点。当写到第三天时,觉得太累,就匆匆结尾了。如果说文章一定有什么本意,应该是忏悔,为大学所浪费的自由。希望可以给正在读大学的学弟学妹一点警醒,因为我原本预计的受众也就是他们。

  ● ● ●

  大学读王小波

  在新媒体公司深夜追热点

  “20岁,大四,课少,满京城溜达,见了很多大世面:故宫的雪,八达岭长城的风吟鸟唱,三里屯优衣库的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对阶级固化、房价过高、女权主义、互联网+等时髦社会现象及理念产生了深刻的认知,自认为已经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腺上。”在文中,陈昌如此描述到自己的大学时光。虽自称宅男,但从他的文字能感受到这位95后用自己独特的、新颖的、尖锐的视角在观察着生活。

  

%title插图%num

  ▲毕业时清理宿舍,回忆大学时光

  一名非典型985大学生,在新媒体小编这条路上却走得很常规。毕业未满半年的陈昌,现在工作于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新媒体运营岗位,曾在深夜追过热点,也常常加班到10点才回家吃上晚饭。和百分之八十刚毕业的新媒体运营小编一样,在内容创业这条路上,他不愿意自己只是位“赶路人”。

  新榜:为什么会形成现在的文风,比较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和电影?

  陈昌:我从来不以写手自居,而且也不认为自己文笔好。目前的文风只是因为自己性格比较随意,平时爱玩点“黑色幽默”和捕捉生活里的一些“梗”。我看的书很少,大学读过王小波,也许恰恰因为看得少,所以受他影响比较深。

  新榜:大家觉得你的文字很“有趣”,你怎么看待“有趣”?

  陈昌:当下人们似乎都特别爱提这个词。其实没必要把“有趣”当成生活的必备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这个年代,大家能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去伤害别人,就已经挺不容易了。

  新榜:是否有打算专职做“昌记负食”?

  陈昌:暂时没有,专职做意味着我要靠它来养活自己,这太残酷了。现在它对我只是一个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地方,因为我有底气,我不需要靠它来赚一分钱。如果真的专职做,或许得等到我有足够多的好作品来支撑它的时候,或者说我有信心不用考虑生存的压力来做它,可以写我真正想写的一切。

  

%title插图%num

  ▲“一只”在北京雪夜欢腾跳跃的95后

  新榜:你如何看待内容创业?

  陈昌:作为一个行业新人,我没什么高度可言,也就没什么好评价的。但内容创业确实是风口,不然怎么会我写了一篇文章,你就来采访我,对吧?作为一个从业者,希望行业能良性发展,即好的内容,用心做出来的东西就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但就我目前的工作感受来说,其实并不是如此,有时候你用心做出来的东西,未必被受众宠幸,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代表任何观点。

  新榜:在内容创业上,对未来有哪些坚持?

  陈昌:不用标题党吸流量,不用恶意去揣测任何动机。前者是我所向往的,后者是原则。

  新榜:作为刚毕业的学长,对于学弟学妹有什么建议?

  陈昌:大学有份难能可贵的自由,好好利用它,去做一件自己热爱并能坚持的事情,不一定要是像高中那样去学习。对我来说,再给我四年我也不会努力学习,我也不觉得努力学习是唯一的正道。如果再给我四年,我会去看很多很多杂书,看到我觉得自己能够比较轻松的写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的程度就好了。

发表评论